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涂子沛:远方的新月

用细致的语言和平实的数据来记录分享

 
 
 

日志

 
 
关于我

信息领域达人,专栏作家

信息技术专家、作家, 关注信息时代的前沿话题, 著有《大数据》、《数据之巅》。现居美国硅谷。

网易考拉推荐

毕业感言  

2009-05-19 13:55:07|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6、17日,是学校举行毕业典礼的日子。我事先积极性不高,一直觉得过程重于形式,典礼可有可无。还有几个原因令我处之漠然:一是自己有过类似典礼的经验,无非是领导佳宾讲话、祝贺加箴言、然后排队领证,难免有点无聊;二是对学校缺乏集体认同,留学生之于美国社会,如油在水,总觉得隔了一层、自己不是这个组织的“有机”分子,所以去不去无所谓;三是工作还没有着落,毕业相当失业,压力不小,还真没有心情庆祝。但有几个朋友却不断追问时间表,表示要来参加。朋友的催促加上自己还是想给留学生活划上个完整的句号,我最终去了。学校及下属学院分别各有典礼,我因为在两个学院获得了两个学位,所以有3个典礼要参加。两天下来,我竟很高兴自己去了,因为这个总觉得“隔了一层”的典礼,还是给我带了一些思想上触动和思考、感受到了学校的文化传统,激起了自己对于这两年多生活的回忆和留恋。

5月16日下午,是信息管理学院的毕业典礼。信息技术管理是我在卡内基梅隆拿到的第二个学位。典礼的最后一项内容是Charge to the Graduate,大意是临别赠言,给你未来的职业生涯充电。出来讲话的是Mike Smith 教授,他获得了今年的年度教学奖。Mike Smith教授约四十岁,毕业于MIT,是信息管理领域中的知名学者。他在学院讲授一门Digital Transformation课,很受欢迎。08年秋季我选了,但因为人多,所以在Waiting List上。我写信给他表示我对这门课强烈的兴趣。上课一周后,他告诉我,他已经把我从侯补名单上协调到正式注册了。但接下来的一周,我却最终决定不上这门课,当然觉得自己欠他一个解释,于是写信给他,告诉他我这个学期课程很重,而且女儿刚来美国,需要照顾,虽然他的这门课很好,但为了平衡学习负担和生活,我不能上了。他回信表示理解,欢迎我下学期再来修他的课,一来二往,我们就有了交流,他接着问我女儿多大了,继而索要照片,我寄过去,他说女儿的发型很可爱,很搞笑,象男孩,他女儿小的时候也这样,最后一封Email他说,Enjoy your time with her, she will grow up quickly。这是一种很简单的交流,但实在印象深刻。因为根据我的“中国式”经验,他是著作等身的学者,当惜时如金,我是一名普通的国际学生,并且和他说:不上你的课了!他还花时间和我拉家常。后来我还知道,每学期课程结束,他都会在家开Party宴请全部的学生。

他穿着礼服,走上台来。他说今天的场合令他想起了他祖父给他讲过的话。他祖父事业非常成功,是华盛顿地区60年代民权运动的领袖之一,也是他从小的偶像。但祖父临终前向他坦言自己最大的遗憾是给家庭的时间太少、郑重的叮嘱他在未来的生活中要重视家庭,不能把个人的职业成功置于家庭之上(Make sure you never put your career ahead of your family)。这是一则简单的小故事,一言以概之,他希望大家在发展事业的同时,要注重家庭,唯此才能取得终生受用的成功(I want you to achieve the sort of success that you can enjoy all of your life)。

我一路从中国的重点中学、名牌大学走来,随后又在大机关工作,我接受的中国式精英教育始终告诉我事业重于家庭。特别是男人,最重要的莫过于成就一番事业。来美国前,我在中国工作了整整十年。这十年,就是事业第一的十年。我全心投入在工作上,马不停蹄,奋力进取。十年中,我开发了中国的第一个反偷渡管理软件,多次在全国性的新闻发布会上做Presentation,担任年轻的缉私艇指挥官,率队在海上航行,撰写多篇论文并汇编成册......在广东边防工作的8年间被授予三等功两次、嘉奖一次,2000年单位甚至为我申报了二等功。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工作成就大部分是基于牺牲个人时间,家庭利益、甚至个人健康的,我从2000年起患上的颈椎病,直到现在,也没全愈。但我当时,是以此为喜、以此为豪的,不知多少次,我在心底满足于自己的勤勉和能干、自豪于这种工作至上的生活模式,从未想过改变。

来美国后,一方面我有机会面对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舞台,世界的广阔和复杂使我从心底里承认了个人的渺小,终其一生,个人成就再大也是沧海一粟,人定胜天的豪气慢慢减少。另一方面我有时间去回头看、去总结反思过去十年的经历。那十年,形形色色认识过那么多人,风风雨雨经历了不少的事,辉煌也好、败笔也罢,一切都开始如烟消散。就连我以前觉得最为重要的个人成就,转瞬就不值一提。我反复的问过自己,我所谓的事业到底是什么?在追求答案的过程中,我要感谢这边的生活环境,美国社会不象时下中国的大环境一样那么功利,这让我有条件去自由思考,身边还不时有些饱含真诚的人和事启发我、触动我、让我不停的问自己:你到底在乎什么、追求什么?生活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我逐渐清楚的认识到,生活的意义应该是来自于内心的、真正的、长期的需要,而不是一时的攀比和光荣。我们每个人都想成就一番事业,这个事业,无论是在哪个领域,从本质上来说应该都是一样的,就是要让世界变得更美,人们生活得更好,这个事业应该是从小到大,由近及远的,是从个人到家庭,如行有余力,再推及他人、惠及社会的。个人的生活不必雄心万丈,相反,要从小事着眼去爱护家人、关心朋友,事不分大小,都要象Mike Smith 教授一样热情、尽心尽力。

Mike Smith教授的讲演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来的及时,在我要即将离开校园的这一天,把我在美国受到的若干影响、作过的思考以及一些细微的改变串联凝固起来,浓缩成为我人生观中的一块坚定基石。

第二天(5月17日)上午是学校的毕业典礼。做主题发言的是Google的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Epic Schmidt。他在演讲中说,“你如果不做你自己,那谁能做你?但你如果只关心你自己,那你会是个怎样的你?”我们有时候不是在做自己,象是在演自己。我们害怕别人的嘲笑,不敢暴露真正的自己,把自己包装打扮成一个“理想”的自己;但又有的时候,我们想的全是自己,当自大自私到满脑子都是自己时,生活的意义又何在呢?

下午是海恩兹公共政策管理学院的毕业典礼。我获得是公共管理硕士学位,荣誉毕业。演讲人是Anne Lewis, 是一名在匹兹堡地区致力于非政府组织工作的女性。作为Student Leader,我去年还有幸和她共进过午餐。但是直到听完院长的介绍那一分钟我才知道,正是她,发展创办了匹兹堡儿童博物馆(因为两岁半的女儿,我现在对“儿童博物馆”这个词高度敏感),那是我女儿每周六都记挂着要去的地方,那里创意十足,有许许多多寓学于乐的道具和场地,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也很是喜欢,甚至在想,能不能把它复制到中国去?女儿对这个博物馆的喜欢,使我完全相信,这个地方,会成为她童年最快乐的记忆之一。我也由此相信,Anne Lewis的工作给数不清的人带来了数不清的快乐,这,不就是事业吗?她的演讲回顾了学校和学院的文化传承,讲了卡内基、梅隆和海恩兹三个人的故事。她讲述她是怎样完成她自己都曾觉得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她带我温习了卡内基的话:一个人如果在金钱巨富中死去,那是一种羞耻。这是金子般的话语,我记得和春程在深夜里讨论过,每一次听到时,都象是思想中的一道闪电,发人深思。在捐款成风的美国社会,我相信,这句话有着里程碑一般的地位。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一所好的大学,首先应当在于它的文化沉淀和学术传统。卡内基梅隆大学作为一所以科学技术为主导的学校,虽然在美国位列名校,但对美国社会的政治、宗教、文化的影响相当有限,作为它的学生,我一直引以为憾。当然,我也知道,作为一名留学生,因为语言文化的隔阂,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也难以深入到一所异国大学的文化和传统里去。这些遗憾,似乎在毕业的这一天得到一些补偿。

更重要的是,生命的复杂道理突然在这一天变得明确简单:做你自己,关爱家人和朋友,创造快乐,然后是推已由人的事业。事业的核心,还是对人的爱。

整个典礼非常庄重,但不乏活泼。眼之所触,是宽敞的典礼大厅、穿梭的学子身影,耳之所听,是悠扬的音乐旋律、快乐的喝彩声音。陪同的妻子和朋友,都说令人难忘。穿着学位服,走出典礼厅,我心底还有一个深深的希望。我真希望,这所大学是在中国,我是在自己国家的校园里、在自己认同的文化氛围里,参加一场这样的毕业典礼。

这个心愿,我会告诉自己的女儿,留给她去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10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